滴——答。

好久沒有做惡夢嚇醒了。茜小心不驚動睡在一旁的家康坐起身。

滴——答。

只有一個人的時候,再怎麼微小的聲音都變得很清晰。即使不閉上眼睛也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半夜似乎下了場雨,現在已經停了,只剩下屋簷滴落的水聲還斷斷續續。

文章標籤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