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茜,妳怎麼看?」

「是。我認為今年雨量少,收成也較往年略少。雖不致於引起饑荒,但百姓們若是如往年一般納貢……」

「意思是要減少農產進貢的數量嗎?」

「是的。安土城內的存糧非常足夠。所以、那個、如果可以的話,我更希望信長大人取消今年的進貢。」

此話一出,茜立刻感受到周遭聚集而來的視線。

然而她只是挺直腰桿,並未顯露內心的焦躁,微微一笑,續道:

「百姓乃強國之本。我認為百姓富足的話,國家才有強盛的可能。」

「哦?」

信長饒富興味地挑起眉毛。

「一介庶民竟有如此見識,真令人吃驚。無妨,就照妳說的做吧。秀吉。」

「遵命。我立即派人傳令下去。」

秀吉站起身來行了個禮,接著離開大堂。

「那麼今天就這樣。散會。」

信長一聲令下,眾人紛紛起立離開,回到各自崗位。

正當茜心想著接下來該做什麼好的時候,耳邊傳來信長呼喚自己的聲音。

「茜,我再問妳一個問題。若是現在給妳一筆經費,妳會想拿來做什麼?」

「請問金額的上限是?」

「不限。」

茜偏著頭想了想:

「我想我會趁機修築圳道及儲水設施,接下來設立學校。因為要使百姓們溫飽,他們才有餘力去思考讀書的事。最後建立研究機構,召集各地人才互相交換想法等等。」

「......」

「請問......怎麼了嗎?」

「不,沒什麼。下去休息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茜轉過身去,卻察覺到另一道視線。

「那個......我剛剛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?」

她怯怯地開口詢問,那道視線的主人──家康卻僅僅只是打量了她一秒,便轉身離開。

留下茫然的茜站在原地。

 

「什麼嘛?那是什麼態度?」

茜待在房內,不悅地說著。

一想起那雙碧綠色的眼瞳,就令人焦躁。到底是為什麼?

手握著毛筆,白紙上是她剛才寫的四個字「平心靜氣」。斗大而不失優雅。

但是她現在很明顯地快要失去了理智。

就在她眉間的皺紋越來越深的時候,天花板傳來一聲躁動。

「妳好,我來打擾了。」

佐助輕盈地降落。

「歡迎,請用茶。我記得佐助喜歡這個溫度對吧?」

茜收起怒氣,牽起嘴角。將事先泡好並且算好降溫時間的茶放到佐助面前。

「謝謝,妳真是細心呢。」

「不敢當。」

佐助輕啜了口茶,說:

「我已經計算出來了,蟲洞出現的時間在三個月後,地點就在妳出現的本能寺附近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
茜眼眸深處掃過一絲哀傷。稍縱即逝。

所以佐助並沒有看得很清楚。

「沒什麼。謝謝你的關心。」

她再次露出笑臉。

 

畢竟兩人來自同一個時空,在同一個處境下也算是同病相憐。

縱使分屬不同陣營,他們卻一直是站在同一陣線上的。

聊了一陣子,夜深了。蠟燭也幾乎要燃盡。

「妳的適應力真強,看妳似乎已經習慣這裡的生活,我也放心了。」

「這是在稱讚我嗎?謝謝你。」

「記住了,三個月後,就是我們一起回去的日子。那麼,我先走了。」

「嗯,路上小心。」

看著佐助縱身一躍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茜回到桌前,將紙張揉成一團丟進竹簍中。

 

「『回去』......嗎?」

她提起手,把玩著胸前的墜飾。那是她想事情時的習慣動作。

「可是、我......」

 

 

 

 



第一章傳送門

http://st50425.pixnet.net/blog/post/266265394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瑛 的頭像
紅瑛

童話故事的開端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