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春日山城依舊開著酒宴到深夜。

「謙信,你酒喝太多了。」

芙蓉雙手捧著酒瓶,調侃道。

「倒酒。」

「好好好。」

接著他伸手夾了個梅干,也給芙蓉一個。

「好吃吧。」

他牽起了笑,瞇細雙眼。異色的雙瞳中映著芙蓉的身影。

芙蓉拿起一旁的酒杯,給自己斟了杯酒。

「你知道這個梅干是我醃的嗎?這麼得意。」

再次被比自己稍長的青梅竹馬調侃讓他輕蹙起眉,跟芙蓉在一起總覺得一直被當成小孩子。

因為芙蓉的笑容從來沒變,沉穩並且深藏不露。

「我還是覺得滿月夜比較適合喝酒。」

芙蓉轉頭往外頭看去,上弦月幾乎要沒入地平線。不過對謙信來說,看不見月亮的夜晚似乎也是舉辦酒宴的好日子。

更正。不管天上有沒有月亮,還是白天晚上,謙信喜歡酒和梅干這件事還是一樣。

「這是要跟我一起喝酒直到滿月夜的意思嗎?」

這樣大概會宿醉到死吧。芙蓉心想。

「你自己喝,我就不奉陪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怎麼了?一直盯著我看。快點,你這瓶酒喝完我要去睡了。」

「累了?我的肩膀借妳靠。」

謙信用空著的那隻手攫住芙蓉的袖子。

「放著床不睡當我是傻子?走啦,一起去睡。」

芙蓉放下酒瓶,準備拉著謙信一起起身。孰料竟被他一把拉入懷裡。

越過他的肩頭看向夜空,不知為何覺得好安心。

「我喜歡妳。」

冷不防地,謙信將唇湊到芙蓉耳邊。

「……所、所以說、我要走了……」

外頭的風變大了。天上的雲被風吹得變了形狀。

透著涼意的春季深夜,心底深處卻竄起一股難以言喻的熱度。動彈不得,自己的臉大概很紅吧。

芙蓉輕輕閉上眼,深呼吸。

「愚人節快樂。」

愚人節?

那是什麼?

芙蓉眨了眨眼,試圖理解這個詞彙的意義。

「佐助跟我說的,說是可以騙人的節日。」

謙信稍微拉開兩人過於接近的距離,與芙蓉對視。

「難得能看見妳這副表情呢。」

總是沉著冷靜的芙蓉竟也有這般驚慌失措的樣子,太過新鮮的體驗讓他再次牽起一個魅惑的笑容。

芙蓉的視線無法控制地游移著,沒辦法聚焦。騷動的心無法平靜。

「……我要走了……」

慌忙撥開青梅竹馬的雙手,意料之外地,對方沒有反應。她背對謙信站起身。

遠處傳來夜半的寺院鍾聲。

站在原地,現在逃走就輸了。她的倔強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狀況。

身後傳來對方的腳步聲,來到與自己相隔一步的距離後停下。

謙信將雙手掛上芙蓉的雙肩,親暱地環抱。

在極近的距離,在芙蓉轉頭的那個瞬間,他吻上她的唇。

「我喜歡妳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瑛 的頭像
紅瑛

童話故事的開端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