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啊,前面那個路口右轉就到了。」

正當家康想詢問接下來的路,茜像是早就抓準了時間開口。

從茜的家出來後,本該是由熟悉這個時代的茜在前方帶路,現在卻是家康走在離她半步遠的前方。

就算是在早已習慣的地方,還是一如往常地依賴自己,這小小的撒嬌讓家康覺得很可愛。

「你看,是辣椒哦!」

「嗯。」

「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嗎?」

察覺家康應聲的嗓音不太對勁,茜悄悄拉住家康的手。

人來人往讓她無法集中精神,聲音也有些顫抖,但她還是發現了家康的異狀。

「......沒什麼。可以買兩個嗎?」

「......嗯,可以啊。我們再去那邊看看吧!」

穿越前留在錢包裡的錢,在逛完一圈百貨公司後已經所剩無幾。買了一些菜、肉,兩罐辣椒醬,還有家康的衣服大概三套。

是不是應該去找個工作呢?雖然戶頭裡還有錢......

總是想得太遠是茜的壞習慣。並不是不好,但還是應該先解決眼前的狀況。

 例如肚子的問題。

「……」

「回家吃早餐吧。」

聽見家康肚子的聲音,茜笑著說。只是現在已經將近中午了。

 

「時間突然空了下來,有點無聊呢。」

填飽了肚子,兩個人躺在客廳地板上,靜靜地看著吊燈。耳邊只有蟬聲唧唧和電扇運轉的聲音。果然跟戰國比起來,現代真的很熱。

「嗯,畢竟也沒辦法處理公務。不過,能跟妳在一起悠閒地放鬆,似乎也不錯。」

「家康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
家康將頭轉向聲音的方向,視線還沒對焦,耳朵卻聽見令人心跳漏了一拍的撞擊聲。

「好……好痛……」

接下來看見的是茜捂著頭輕聲呻吟的身影。

「……沒事吧?」

家康難得顯露慌張的神色彈跳著坐起身。

「沒……沒事、沒問題。」

茜在地上匍匐前進,兩人的距離漸漸縮短。家康一臉呆滯看著茜的一舉一動。

完全沒辦法理解。

原本是想要一路帥氣地滾過去撞進家康懷裡,誰料這礙事的電視櫃擋在這兒,茜於是死死地撞上堅硬的玻璃門。太久沒有在現代生活,都忘記西式客廳的障礙物比和室多得多。

就在兩人之間僅剩一個手掌的距離,茜動作流暢地翻了個身,撲上家康,雙手掛上他的肩膀。

悄悄地調整距離,到兩人都能清楚看見對方、不遠也不近的距離。

「你知道嗎?聽說前幾天是親吻之日。」

在出門前一邊將手機充電,一邊滑過這幾天的新聞,才發現這件事。其實在穿越之前,茜對這些事一點興趣也沒有,第二次的穿越時空,覺得自己似乎改變了很多。

輕輕放鬆手的力道,為了不讓對方發現自己的緊張。接吻之類的,已經是家常便飯——雖然目前看來應該永遠也無法習慣碰觸到對方時心跳加快的感覺——不過這或許是第一次,茜主動湊上自己的雙唇。

之後茜虛脫似的整個人倒在家康懷中,將臉埋在家康肩頭。並不只是為了遮掩紅得過分的臉頰,也是因為還未平復的呼吸,使得自己還無法正常說話。

「放心吧。」

細如蚊蚋的嗓音,還夾雜著有些紊亂的氣息。彷彿世界都停下腳步,四周安靜得不像話。

「我們一定回得去的。到處都是你不知道的東西,你很不安吧?」

「……或許吧。」

「你今天怎麼這麼坦率?」

「我也不清楚。倒是妳,今天還真主動。」

「因為……家康心情不好、平常都是你支持我的,所以……而且、因為我們是……是家人……」

茜因為心跳的關係,講話講得斷斷續續地,連她自己都要講到沒耐心了,家康卻靜靜地聽她說完。

「不只是這樣。不只是家人、因為我們……是戀人……?」

本來講得很肯定,卻在最後語尾上揚,這句話硬是被改成了問句。茜笑了出來,從相碰的肌膚感到對方的體溫正悄悄上升。

「你知道嗎?」

家康輕轉脖子,將唇靠近茜的耳朵。

「前幾天是親吻之日。」

「我知道啊,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?唔、」

只是家康的氣息掠過耳畔,好不容易平復的心又再次瘋狂地跳動。茜急急忙忙推開家康,向後方退去。

「小心!」

「好痛!」

兩人同時大喊。茜這次背撞上了桌子。

「真是的,只不過是親一下耳朵,妳反應也太大了。」

「不、不、不要過來!」

一邊退一邊繞過桌子繼續向後,卻把自己逼到牆角。

「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——」

 

「啊——啊……欸?」

幾乎可以說是從床上彈起來的。茜睜開眼睛環顧四周。

「回來了……?是夢?」

還以為耳朵要被吃掉了。她餘悸猶存似地提起手捂住耳朵。果然親耳朵什麼的,還是太刺激了。

「真的這麼可怕嗎?」

不知道什麼時候家康也醒來了。他看著茜的動作,靜靜發言。沉穩的聲音,讓茜放鬆下來。

「不是……只是不習慣,太緊張了……欸?我們做了一樣的夢嗎?」

「真幸運呢。一起做夢、一起去逛那個……百貨公司?還能看見妳熟悉的地方。」

家康伸出手將茜的鬢髮撩至耳後,溫柔地笑了。

「嗯。跟你說哦,前幾天……」

「是親吻之日呢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瑛 的頭像
紅瑛

童話故事的開端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