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——答。

好久沒有做惡夢嚇醒了。茜小心不驚動睡在一旁的家康坐起身。

滴——答。

只有一個人的時候,再怎麼微小的聲音都變得很清晰。即使不閉上眼睛也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半夜似乎下了場雨,現在已經停了,只剩下屋簷滴落的水聲還斷斷續續。

悄悄地爬起來,再輕輕將被子蓋回去,順手撥撥家康的瀏海。果然很軟,像貓一樣。個性也是。

躡手躡腳走到門邊拉開門,關上門前眷戀似地回頭看了一眼。

 

唰啦、唰啦。

過了夜半的廚房點起了蠟燭,可以聽出做料理的人正努力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響。

拿出下午偷偷洗好泡水的紅豆。接著燒柴、洗米、煮飯。拿出另一個鍋子開始燒水。

等待的時間就一一清點用具,放輕動作從櫃子裡拿出來。

噗通、噗通。

將泡好的紅豆丟進水裡一起煮,接著去攪拌一旁煮飯的鍋子。

繼續等待。

紅豆水滾後倒入冷水使其冷卻,重複這樣的動作。當有白色泡沫浮上來時,將水倒掉,洗過鍋子,沖洗一下紅豆。

再次放入鍋中煮,滾了就倒入冷水冷卻,再煮滾。

等到紅豆變得鬆軟,瀝乾水分加入糖繼續熬煮。

約三十分鐘後用木杓邊攪拌邊壓破紅豆,水分蒸乾後加入一小撮鹽,就完成了。

進行的同時,也要看著一旁的飯鍋,以免燒焦黏鍋。

打開飯鍋,蒸氣騰騰冒出,晶瑩剔透的糯米讓人很想大咬一口。

茜的心情似乎變得很好。

拿起刷好油的杵和臼,開始搗麻糬。一個人一下翻面一下搗,真的很累。

在心中默唸著步驟,照著步驟慢慢來,太過專注於眼前的杵臼,以致於沒有聽見接近的腳步聲。

 

一翻身,指尖卻沒有感受到熟悉的溫暖。家康皺了皺眉,從遙遠的意識彼端拉回思緒,察覺到本該在身旁安睡的人不見了。

家康彈跳起來,不等眼睛適應黑暗,跌跌撞撞地衝出房間。

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對方在哪裡,遠遠地看見廚房的燭光,他停下腳步。

咚咚、咚咚。

沉重的聲音像是從身體裡發出的一樣,用力敲打著心臟。

對方正專心對付麻糬,沒有發現自己已經進入廚房。蹲下翻面、起身搗臼、再蹲下、再起身。

偷偷看著心愛之人笨拙不流暢的動作,硬是把兩人合作的工作合在一起,家康一直覺得茜很客氣,卻又任性得可愛。

 

「猜猜我是誰?」

他繞到茜身後,像捉住逃跑的小動物似地,從腰部環抱。

「......家、家康,早安......」

「早安。」

由於脖子與頭部沒有受到束縛,茜轉過來抬望本該熟睡的戀人。

她發現此時的家康帶著一絲慍怒。之前也因為同一件事被唸過呢。於是她低下了頭。

「下次想做東西的話也把我叫上吧。一起做比較好吃吧?」

「這種表情......太狡猾了......」

嘴角下垂,眼神卻過分溫柔。茜喜歡的就是家康獨有的體貼。

他從不會否定她的想法,也不會說她的不安是不必要的;從不會逼她講出心裡話,也不會只是說著冠冕堂皇的話要她不要感到寂寞。

察覺到的時候,當自己承受不住情緒而逃走,不管逃到哪裡,轉過身就能看到家康在旁邊。

「做得真多呢。天亮之後分給大家一起吃吧?」

「嗯。」

因為這種理由做出的甜點,把它拿來送人也很奇怪呢。

茜歪著頭笑了笑。

「那我來搗麻糬,妳幫忙翻面好嗎?」

「好!」

 

咚咚、咚咚。

原本只是凸顯寂靜的聲音,現在卻令人安心。

肯定是因為「兩個人」都在的緣故。

將紅豆餡包進剛搗好的麻糬中,用手塑形,滾過粉後放到盤子上。即使不用眼睛去確認,也能感受到對方就在身邊。

作業進行得比想像中地快,天還未亮。

用布將製作完成的麻糬都蓋起來、清洗並收拾好用具、拍掉身上的太白粉,悠閒地坐在廚房地板肩靠著頭。

簡直是為了偷吃躲在廚房的稚子。

茜掩著嘴笑了起來。

「怎麼了?這麼開心。」

「因為這樣就好像正在進行什麼任務,很刺激!」

拍拍茜的頭,為她拂去沾上髮際的粉抹。剛認識時還覺得她太成熟,一旦熟起來卻感覺茜跟小孩子一模一樣。

少根筋愛逞強、一點都不坦率、撒起嬌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只是從來沒有太過份的要求,所以自己也總是全盤接受。

「多依賴我一點吧,我也很寂寞啊。」

用著自以為對方聽不見的聲音說了一句,家康將視線從她頭頂移開,與茜四目相對。

難得的是,平常這時候,茜老是慌張地一起將視線下移,今天卻像是下了什麼十二萬分的決心似地,死死盯著家康。

「那、家康,我要抱抱。」

茜向前方張開雙手,等著難得坦率說出「寂寞」的戀人。

真是出乎意料呢。沒看過索抱抱索得這麼不上不下的人。他暗自想道。

沒有理直氣壯,也不是嬌滴滴地,卡在兩者中間很微妙的姿勢與口氣。家康笑著也伸出了手。

茜將臉頰靠在家康肩頭蹭了蹭,收緊雙手的力道。頭髮都亂掉了。

「好乖好乖。」

「……我又不是哇沙米。」

「好好,妳不是。」

雖然這麼說,家康還是沒有停下動作,一直輕輕用寬厚的手掌從頭頂一路順到上背,不厭其煩地重複。

「……家康,親我。」

語音剛落,家康給了茜一個恰到好處的親吻。

結束了完美緩解情緒的吻,茜撲上家康的肩膀,將雙手掛上。

「我啊,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想吃甜的。家康應該會比較想吃辣的對吧?我下次去找政宗學幾道菜,再來一起做!」

「嗯,我很期待哦。來,張嘴。」

「啊姆。」

家康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一個麻糬放到茜的嘴裡。因為尺寸有點大,茜完全無法說話,卻一臉幸福地一邊看著家康一邊咀嚼。

「好好吃。」

好不容易吞下去,卻只有一句話可以形容。

「我以後心情不好的話,大概或許可能還是會半夜爬起來找事做,到時候……你能陪我嗎?」

「妳的不確定用詞也太多了。」

家康開玩笑地彈了一下茜的額頭。

「當然。要是不叫醒我,我才會生氣呢。」

「呵呵。不要生氣嘛。來,你也吃一個。」

茜學著他的動作,也塞了一個麻糬到家康嘴裡。

「……有點甜。」

「嗯,我多加了點糖。怎麼樣?」

「比不上妳。」

「說這種話,你還真不害臊。」

茜伸出手指戳了戳家康泛紅發熱的臉頰。這很明顯是調侃。

「呼啊——」

「看看妳,想睡了吧?今天沒有公務,想睡多晚都沒問題哦。」

「嗯,一起去睡回籠覺吧。」

遠方天空才泛起一抹白,兩人都掩不住臉上的疲倦,還有幸福的神情。

或許對他們來說,讓心情轉好的並不是食物的口味,而是更加貼近對方的心這件事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瑛 的頭像
紅瑛

童話故事的開端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