腦子昏沉沉的,起不來。

身體好重。

好熱。

又好冷。

而且好無聊。

啊啊,好想……

好想……?

 

連一根手指頭也動不了,感覺身體根本不是自己的,像是跌入廣大的海洋,渺小如自己卻一點辦法也沒有。雖然令人難以接受,但出於無奈,謙信放任思緒往大海深處沉。

「謙信。」

聽見了像是風鈴一般清脆的聲音,熱度稍稍降了下來,熟悉的嗓音硬像是釣魚般將他的意識拉回來。沉重的腦子也變得清晰了那麼一點點。

纖細的手指撫過額頭,將沾黏在上的瀏海輕輕撥開。接著她用柔軟的毛巾從臉擦拭到寢衣微敞的胸口,顫抖著指尖透過冰涼的觸感傳到腦中,他似乎有點期待,但對方終究放棄了,將衣襟合上。

「來,坐好。」

她將手伸到他的肩膀下方,扶著他坐起身。將一件外掛披到他身上,也細心地將棉被折好以免礙手礙腳。

外掛事先用火爐烤過了,暖呼呼的。

他輕輕眨了眨眼,才發現通過喉嚨的空氣比想像中更難出口。

「……芙蓉。」

「噗。」

腦中的迴路還沒接上,還沒意識到對方的笑代表什麼意思。

「你的聲音也太沙啞了吧。真是的,現在可是夏天耶,竟然可以搞到重感冒?你是笨蛋嗎?不對,聽說夏季感冒只有笨蛋會得,看來你真的是笨蛋。」

「……妳說夠」

話還未盡,長嘴壺就被一把塞進自己嘴裡。溫熱微辣的液體順著壺嘴流進喉嚨,他反射性地吞了下去。

「這是薑湯,應該可以暖暖身子。來,啊。」

芙蓉將手中的湯匙遞到謙信嘴邊,雖然被當成小孩子讓他心情不是很好,但是就像吞嚥的反射動作一樣,小時候的習慣再一次浮了上來。

「好乖。嗯……果然燒得很嚴重呢。怎麼樣?現在有食慾嗎?」

謙信一語不發地看著眼前本來不該在這裡的人。

異色的雙瞳直直盯著芙蓉,因發燒腫脹濕潤的雙眼,讓她有些發慌。

動作微小地點了個頭,謙信沒有別開視線,張開口:

「……妳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

順從地將遞到嘴邊的一口粥吃下,他默默等著芙蓉的回答。其實也是因為喉嚨痛到連呼吸都覺得不舒服。

叮鈴。

思緒彼端,漸漸浮現的畫面,令人煩躁。

「是佐助找我回來的。」

一邊說著,芙蓉一邊將粥吹涼,一口一口送進謙信嘴裡。

「他說你睡著的時候都叫著我的名字呢。真是可愛,跟小時候一樣。」

芙蓉從小身體就很好。謙信雖然也不差,只是她真的幾乎沒有感冒過。

每次謙信感冒發燒,芙蓉總是在枕邊照料著。一睜眼就能看見,她的笑臉、或是她點頭打盹的模樣。

難以捉摸的青梅竹馬。

「不要老是把我當小孩子,佐助那傢伙都說了些什麼?芙蓉,妳什麼時候回來?」

「誰知道呢?」

聽見對方模稜兩可的回答,他挑起一邊眉毛。

「不要做怪表情。來,再吃一口?」

真的很像春日山滿城跑的兔子們呢。看著謙信一語不發咀嚼的模樣,芙蓉笑得瞇起了眼。

 

叮鈴。

「……我好無聊。」

「不可以造成幸村他們的困擾哦。」

吃完了粥,謙信背靠座椅思考著什麼似的,芙蓉在一旁收拾餐具及水盆毛巾。

與幼時的景況相似,謙信如往昔一臉不悅,芙蓉也掛著從未改變的招牌笑容。

「……」

對話進行的同時,兩人卻沒有視線相對,而是在寂靜擴散時默契地望向風鈴懸掛的後方天空。

「……妳什麼時候回來陪我打架?」

「……說這什麼話?」

芙蓉這是好氣又好笑。

聽說生病會讓人感到寂寞,看來是真的。不過最近越來越常在安土那裡見到他了,這實在不是什麼好現象。少女不著痕跡地皺了皺眉。

「……我,很麻煩嗎?」

「不會啊。」

謙信開口的時機點巧合到芙蓉嚇了一跳。扶著他躺下的手因此頓了一下。

對周遭的人來說或許是如此吧。有些任性又有些不顧後果,但其實自作主張習慣了之後也還好,當機立斷也不是壞事,於是芙蓉不假思索給出否定的答案。

或許自己真的有點太寵他了。她撥開謙信的瀏海將冰涼的毛巾擺上,接著閉起眼感受夏日薰風習習。

叮鈴。

夕陽餘暉隨著時間推移沒入遠山,消散在空氣中。遙想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,像夢一樣令人不自覺想沉淪。

悄悄地握住童年玩伴冰冷的手,身體的熱度仍然有點高。

「快點好起來,我再陪你比試一場。說真的,好想……」

啊啊,好想……

不盡相同的願望,要是實現了卻不可思議地,會是一樣的結果。

就像夏日風鈴一樣。

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瑛 的頭像
紅瑛

童話故事的開端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若水.MASUMI
  • 所謂的老梗居然是青梅竹馬嗎?XDD
    先說這對CP我很可以!而且覺得這樣的謙信我也很可以!(乾)
      
    我把這個當成是謙信的另一面,而且有依賴也有撒嬌。(///////)
    反而覺得家人的情感更多了點。
      
    嘛,我說不出來感覺,不過這篇的氛圍我真的很喜歡www
  • 其實不是xDDD
    老梗指的是生病這件事xD
    不過青梅竹馬還真的是另一個老梗(大字躺

    我個人覺得家康跟謙信有點像(?
    只是他們用不同的方式來掩飾自己的情緒(??
    反正我筆下的謙信在芙蓉面前就是沒有霸氣xDD(毆飛

    偷偷講其實是我覺得謙信被壓著打很有趣(欠砍

    紅瑛 於 2017/08/09 22:4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