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下次……一起去祭典看看吧。」

晚飯過後,兩人一如往常地各自佔據房間的對角,雖然沉默卻不尷尬,反而令人十分安心。

「欸?」

聽見家康突如其來的提議,茜猛地抬起頭,發出驚呼。

「沒什麼特別的。妳上次說過喜歡對吧,就當是犒賞,那些傢伙要我帶妳去玩玩。」

家康別過臉說著,其實聽來就像是藉口,不能再笨拙了。茜的心裡閃過好多種情感,有興奮、也有落寞。原來是大家提議的啊──她或許是這麼想的。

「嗯,謝謝你。那就……後天?」

她掛起了笑容,掩飾心底竄升的異樣情感。

「好。傍晚我去接妳。」

不知是不是燭光搖曳造成的錯覺,家康的眼角染上一抹紅,嘴角牽起。儘管可能是自己的情感投射,茜加深了笑容,打從心底覺得開心。

 

「晚上很危險,祭典人也多,妳一定要小心。要好好跟著家康,記住了嗎?還有,這些錢妳拿著,想要什麼就買吧。妳平常這麼努力,今天就好好玩吧。對了,這個手袋給妳,是繡娘們一起做的。然後要小心扒手、要小心奇怪的人、要小心別跟家康走散,真是的,真令人擔心……」

「好了好了,快讓他們出去吧,你已經講了一刻鍾了。」

「是啊,你看他們小倆口不耐煩的臉。秀吉,你真的像個老媽子一樣呢。」

「謝謝大家,那我出門了。」

茜微微欠身,接著轉身小跑步,跟上家康。最後在他左手邊稍微後面一點的地方停下。查覺到家康調整了速度,茜牽起嘴角,默默跟在他的左後方。

 

自一步之遙處抬望家康的臉,似乎是第一次。家康的能力很強,應該說,安土城中,能力最弱的是自己。總是需要別人保護。

就連現在,自己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理由,認為可以接受大家的好意,茜也完全不明白。

「不過現在……就讓我任性一下吧……」

她瞇細雙眼,小聲地說。想著家康應該聽不到,但又有點希望他聽到。這份心情應該稱作什麼。她不太清楚。

來到接近祭典的地方,周圍的人也變多了。家康再次放慢腳步,將茜護在左前方。

茜感到有些疑惑,於是小心側過頭,想看看家康臉上的表情。

「看前面,別跌倒了。人很多,走散了很麻煩。」

家康的聲音此時傳進耳裡,她連忙將頭轉回去。接著眼中映入的是熱鬧的祭典,燈籠的火光與營火,將世界染上明亮卻柔和的橘紅。蹧雜人聲傳入耳裡,有小販的叫賣聲、朋友間的談天、孩子向父母撒嬌的聲音。

 

一瞬間,像是回到了現代。記得自己也曾經與父母去過祭典。

心一陣絞痛,茜一手在胸前握緊,一手顫抖地伸向家康的袖口。自己的袖子被攫住,家康也在此時感覺到茜的異狀。

「如果不喜歡,我們就去其他地方逛逛也無妨。有祭典的夜晚,城下也是燈火通明。」

他的語氣冷淡,她卻確實聽出了他的溫柔。於是她輕笑:

「我很喜歡祭典。我可是很厲害的,來比賽吧。」

「真有自信啊──」

家康笑了。知道這是家康難得開玩笑的語氣,茜在心中沾沾自喜。

 

不一會兒,兩人的手上都拿著各式各樣的戰利品。手中的手袋比一般的尺寸稍大一些,因此可以放下手中所有東西。鼓鼓的手袋令人心情愉悅,茜方才心中的陰霾也一掃而空,抓著袖口的手也早就放開了。

只要轉頭,就能看見家康的臉。所以沒什麼好怕的,感覺自己好久沒這樣開懷地笑了。茜再次轉頭。

「家康……?」

或許是自己太矮的緣故,視線幾乎被遮蔽。

彷彿回到了與父母一起來到祭典的時候。記得那時尚年幼的自己,也一不小心方開了牽著的手,迷了路。

茜努力撥開人群,來到靠近山林的地方。這裡視線比較昏暗,人也比較少,正好可以讓她脫離群眾與回憶擠壓的環境。

茜單手扶向樹幹,手按緊怦怦亂跳的心臟,額上浮出一層薄汗,止不住地大口喘著氣。

「已經……不是小孩子了……沒問題的……能找到的……沒問題、沒問題的……」

她嘴裡念念有詞,想藉此揮開記憶的夢魘,卻似乎是徒勞無功,力量順著地心引力被土地吸收。她緩緩蹲了下來。

 

「茜,終於找到妳了。真是愛給人添麻煩……妳怎麼了?」

突然被拍了肩,轉過頭來的茜帶著一臉驚恐。

大約過了五秒,茜才回過神來搖了搖頭。她一句話也不說,卻伸出手來緊緊抓著家康的袖口。用力到指尖有些泛白,也讓人懷疑她是否將全身的力氣都用來留住家康。

他稍稍瞪大雙眼,就像是看到了曾經的自己。同時,他也察覺到自己為什麼會在初次見面時就對她如此在意。

「沒事了。冷靜點,慢點呼吸。」

家康讓茜靠上自己的肩頭,用沒被抓住的那隻手輕輕順著她的背。

好一會兒,感覺到茜放鬆了力氣,他才停下動作。

茜還是一句話不說,全身都是冷汗,卻難以想像她剛才是受到什麼樣的刺激。家康閉上眼,再睜開。他沒能問出口,也沒有資格。

他站起身,朝著茜伸出手:

「這樣……就不會再走散了吧。這次我也會好好抓著妳的。」

茜點點頭,輕輕地搭上。想跟著站起來,只是似乎耗費太多力氣害怕,一用力就腳軟。她看著家康,忽然覺得有些好笑,於是笑了出來。

像是安心了似地,他也以笑臉回應。

家康蹲下,轉過身,聲音溫柔得像是朝天空飛散的火光:

「來吧,我背妳。」

 

待在家康背上,茜輕抓著他的肩膀。雖然現在只看得到家康一頭金髮,看起來相當柔順好摸,只是她沒勇氣、也沒力氣去玩了。

於是她悄悄閉上眼,任由自己在吵雜世界中,這個令人安心的地方睡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瑛 的頭像
紅瑛

童話故事的開端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