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......為什麼睡在這種地方?」

家康從城裡回來後,原本打算回房間找茜,卻在經過面向庭院的緣廊時看到一幅奇妙的景象,讓他思考著到底該不該接近。哇沙米湊在一旁用鼻頭輕蹭那個白色的不明物體。

邊靠近不明物體,嘴角竟也不自覺地上揚。發現家康回來的哇沙米走過來,家康順手摸了摸牠的頭。

「我回來了......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?」

想當然哇沙米是不會回答的,牠叫了一聲後轉身去追蝴蝶了。

「......嗯......」

不明物體翻了個身。家康默默在心中想著。

他笑著蹲下身,動作輕柔地將茜連同被子抱了起來。在茜露出被子的臉上落下一吻。

「在這種地方睡覺會感冒的。」

或許是陽光太刺眼,她皺了皺眉才慢慢睜開眼睛。在模糊的視線漸轉清晰、看清說話的人是誰後,她反常地一把撲上去。

「......歡迎回來。」

家康有時候真的覺得茜跟哇沙米很像,尤其是會用頭磨蹭喜歡的人這點。只是因為她很愛面子所以不常這麼做。

察覺到自己一不小心順著情緒起伏做出反應,離開家康的肩頭,卻又有點不捨那份溫暖,茜視線的前方,是家康翠綠色的美麗雙眼。

茜看得出來他想說什麼,於是開口回答。

「我只是……想起了一點在現代生活時的事,就出來收曬好的被子,結果包著暖烘烘的被子曬太陽之後,不小心睡著了。」

避重就輕地說著,到現在她還是很佩服毫無保留的人。

雖然已經決定要好好面對家康以及自己的脆弱了,但果然還是很困難。她暗自下了決定,如果家康察覺她在逃避,就鼓起勇氣說出來吧。

每一次情緒累積幾乎要無處宣洩的時候,想著等一下、等一下,等到晚上兩人工作都結束後卻已經耗盡了力氣,張開口一句話也吐不出來,又將它壓下,接著再一次累積。就這樣一直反覆。

到最後一次都沒有說出口。

看見喜歡的人還是可以坦率地笑出來,只不過鬱悶的心情並不會消失,只要周遭一安靜下來就會落入深不見底的洞穴一樣。

「妳想說就說,不想說我也不強求。但是,我在這裡。」

茜自己拉開的距離再次縮短為零,眼眶一熱,眼淚差點奪眶而出。

要是自己的個性沒那麼倔強,一定是個愛哭鬼吧。茜這麼想著,做了個深呼吸。

話語已經染上哭音,彆扭沙啞得令人害羞。

但是對象是家康,那樣就沒關係。

「......最喜歡你了,家康。」

憑著自己的意志輕蹭著家康的頭,家康的髮尾搔得她不自覺露出笑容。

「懦弱也罷、逞強也好、任性當然是不在話下,謝謝你喜歡這樣的我、謝謝你總是說出我想聽到的話、謝謝、真的謝謝。」

噤口不語,要是再說下去肯定會哭出來。

「茜。」

聽見心愛之人的叫喚,茜輕輕震了一下,接著兩人回到剛剛那個距離。家康放鬆了收緊的手臂,不過沒有放鬆環抱的力道。

淺吻之後是一個,讓人覺得就這樣融化也不錯的、溫柔美好的深吻。

身體發熱的原因是夏季午後的太陽、還是包裹棉被的關係,抑或是那個綿長的吻?搞不清楚了。

迷濛之間,熟悉的聲音敲打著耳膜。

「我也是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瑛 的頭像
紅瑛

童話故事的開端

紅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